哈发首页 > 方向明Leo的主页 >会员文章 > 曹和平【三中全会对中国经济增长和世界效应分析】

曹和平【三中全会对中国经济增长和世界效应分析】

2013-11-17 13:56:00 方向明Leo

曹和平【三中全会对中国经济增长和世界效应分析】
 
   曹和平:会议的组织者是有前瞻性的,03年的时候谁能想到,去年到现在美国把中国13亿人和越南将近9000万人和菲律宾1亿人,这民族间互相敌视深入到了我们个体层面上,它不是政治体制的对立,它是人民和人民之间感情的对立,它是要上升到文化上去那就可怕了,所以我们大家不知道这个时代有多么的严峻。所以今天这个会议我们应该摒弃那种唆使人家搞民族情感对立,挑起一个国民和一个国民的情感冲突算什么超级大国的本事?

 

我的报告是“三中全会后中国经济增长和世界效应分析”,三中全会刚刚完不到一个星期,所以不仅仅是决策者和起草者有思想,其实坐在那听三中全会以后思考中华民族新一轮增长、思考世界未来的增长,恐怕你们都有可能成为思想家。所以我想说,和平年代我们培养了太多的专家,但是变一个年代需要思想。我对于三中全会自己非常的满意,为什么满意?我估计年轻人不满意,“这老头子就是没改革和创新的精神”,但是我很满意,为什么?这一次在三中全会前两个改革的进步,其中第一个是企业注册从3万块钱资本金变成了取消资本金的要求,它有什么进步呢?我们过去认为减政放权是发改委把批的项目先下放再下放,可是这次怎么跑到工商局里面来取消企业资本金的注册呢?因为取消资本金的话会出现什么可能?比如我们现在在座一些年轻的同学,毕业以后你如果没有三万块钱,但是你有七万块钱,为什么?你租房子四个月可能要三万块钱,然后流动性你可能需要三万块钱,然后你的一些简单的设备需要三万块钱,那九块钱差两万块钱,如果人家让你注册还必须有三万块钱的话,把你进入作为企业家的门槛提高了,你可能办不起。如果全世界70亿人当中只有我们13亿人,绝大多数国家是不要注册资本金的,只有我们国家,年轻人,你要拥有企业就必须比世界其他人多三万块钱,那么门槛提高了一个百分比。那我们百分比低了,我们企业年轻劳动资源和企业资源结合,成为企业家的概率就高了。为什么房子现在房价这么高?如果我们企业家资源多了不仅拥有工资型收入,还有作为企业家的资本型收入的话,那房价谈何高?香港房价有叫嚣得比我们厉害吗?它的房价比深圳的房价高十倍。

 

想想看,关于改革教育布局,因为余敏洪是特别厉害的教育家,他不能办大学,只能办短期培训班,可是我们国家600多个二级学院,要求必须有多少亩地、多少平米房子才能办大学,你看看我们国家二级学院全是房地产老总办的,我们教授基本不可能办大学。如果这个改革到了银行怎么办?三年前想光有自己拥有个银行光壳就多少钱!我们有的省长跑到银监会去申请一个银行大概需要三年时间,房地产老板可以拥有大学,所以工商局取消资本金的改革让我们看到这一群领导人在思考我们国家制度的深层次问题,这就是我们高兴的原因所在。所以说和平年代培养太多的专家,变革年代需要思想。所以这一次的决定我看到了有一点思想性在里面,我特别的欣慰,因为全世界其中的国家里面还没有这种思想性。

 

比如说美国,主权债务危机欧洲该来的已经来了,欧洲再好也好不到哪去,我个人认为美国执政团队不比欧洲执政团队高多少,换句话说,美国解决主权债务危机还会停留在吵来吵去,因为它们基本上不想进行思想上的变革。举个例子,全世界现在都实行米制,1997年的时候最后倒数第二个国家把英制改成米制,美国连这个都不愿意改,所以美国人如果有一个十八届三中全会,我给美国的领导人放鞭炮。

 

我想用三个问题阐述三中全会后中国新一轮经济增长与它的实际效应。

 

今天不要以年度为单位来思考问题,不要以十年为单位思考问题,而应该以什么?百年为单位来思考问题。100的话中国现在图书馆的藏书还能剩下多少本?按照现在这个互联网的速度我估计会剩10本书。我们跟国外人比一下,比如我到飞机上经常发现领导人把脚搭到前排的椅子上去,他不限制自己的欲望。互联网我们把印度人叫“阿三”,把越南叫“猴子”,你这样骂人家。以百年来思考的话你会发现很问题,所以我们希望在咱们这个论坛上以百年为单位思考问题,你可能会变成思想家。如果你不以百年来思考,你就是个专家。

 

一、三中全会后中国增长。

 

(一)今年第一季度时候我们经济下滑的时候特别快,GDP的增长速度预计降到7.7了,第二季度我们还降到了7.5,第三季度我们回来了,那么我们非常担心,因为什么?因为到了6月底的时候我们发现希望物价涨到3以上,不是希望通货膨胀,因为去年下半年经济开始连续下滑三个季度以后,从6月底开始实行了步子迈得特别大的各种各样的财政和货币项目刺激政策,但是按道理9-12个月应该看到了,因为你投资下去了,物价就抬高一点了,但是6月底没有看到物价涨,可是没想到我们上个月涨了一点,这个月物价可能是3.2,我估计咱们中国今年增长第四季度至少会达到8以上,如果两个月达到8以上,那今年经济增长在7.8、7.9到8.0都是可以的,这个我觉得算这一届领导人的幸运,咱们刚刚开了一个三中全会经济就回来了,这非常幸运。再看看今年人民币汇率增长3.6,7.8+3.6我们今年应该增长11.4,一个变量增长11.5,五年半翻一翻。所以三中全会前经济增长下来了,三中全会以后起码到明年9月份之前不下来,如果我们在这段时间把三中全会各种思想在深层次上配合我们国家的领导,我们的社会学术界、媒体、企业界、决策层最活跃的力量和社会基础力量结合起来。

 

(二)人民币对不起人民吗?网上吵得热的观点是人民币对不起人民,为什么?它对外升值了,对内贬值了。如果一个洋人拿上人民币,他涨价了,我们拿上人民币,1000块钱相当于2005年的576块钱。为什么人民币会对外升值而对内贬值?现在到冬天了,我们房间里的温度在上涨,因为暖气来了,外面的温度在下降,为什么?因为是太阳离我们越来越向南方走了,所以怎么样?我们每天都冷,而且我们室内的温度和室外的温度有墙挡着。人民币和一揽子商品的对内市场是因为我们墙拦住了,所以我们出口导向型的投资拉动经济使我们卖得多买的少,反映在人民币主要货币上怎么样?对人民币需求增加,对外部需求下降,人民币有升值压力。连续出口30年,可不是压力大。为什么它对不起人民?人民币对内贬值了,人民银行怎么不想想看,你干嘛多印那些货币?现在1000块钱才能买2005年576块钱的东西,在缺乏世界货币的情况下,全世界其他国家快速印钱,确实从1982年到今天因为没有一个统一的货币体系,所以全世界尤其是美元的物价,在1975年到2010年的时间涨了500倍。

 

(三)人民对得起环境吗?华北高原地区土壤跟华南不一样,你可以想象在这些城市里面,400多家城市里面颗粒性污染要防止,可是你看看我们北京市,O2、O3、O4、O5,现在推O6标准,颗粒型污染我们没有一个政策,马路崖子就比路面高,一下雨泥浆从砖缝里面和泥缝里面,60公里一车一旋转变成10立方米的扬尘,如果没有风和雨下来,一个月也掉不下来,因为它没下来,第二天又把它甩上去。

 

(四)非银行类金融机构等等。网上买个鼠标、买个电脑可以,买个西装马马虎虎,买个书本、买个电视机可以,你要是买个领带,网上买80块钱,底下买800块,钱打过去了,结果一看这领带跟红领巾似的。现在我买领带的时候把钱打到马云的支付宝中间结算平台上,我签了个字,销售员把信息发到他的结算工具上,7天之内我不要求退货马云再把钱打过去,马云是通过延期支付的第三方平台解决了进入和退出。未来15年如果有一家金融机构在市场拓展方面的有效性超过现在的实体商店和超过现在的商业银行,变成超级型的企业,我个人一点不奇怪,而商业银行似乎现在在睡大觉,与其骂我们资本市场没有放开,倒不如像马云一样。

 

二、请承认思想和技术变量的力量。

 

思想我不说了,我说技术变量的力量。大家知道,在一九五零年代的时候,盟军元帅第二任时候开始修高速公路,他修高速公路想想如果这样的投资下去投资就打水漂了,没想到,四十年代发明了汽车流水线技术,福特发明了,六十年代它把生产车的量和价格成本掉到中产阶级买起来,所以车一生产出来放到高速公路了,所以五十年代技术变量的变迁和六十年代流水线技术生产两个技术联系在一起叠加了,不是互相替代而是互补。请承认思想和技术变量的力量。一零年代到四零年代那一次哲学创新给西方带来了长足的技术路线的大发展,我们等着二十一世纪应该出现一次思想的大讨论,寻找二十世纪二十一世纪的人不愧于人家。

 

主持人:曹老师的演讲非常的优美非常的深刻。

 

曹和平:我回答的是克强经济学它有一个最重要的两个,第一个是出口导向向创新拉动、需求拉动这样的经济增长,为什么?只有这样的话人均GDP才能从7000到美国的将近6万,我们到现在35年了才7000,所以我觉得这一次增长方式的改变是这一届领导最重要的。那怎么办?那就要寻找新一轮增长点,所以这一次在三中全会要让所有的资源都在它最大的条件下发挥作用。西方人的观点说什么?说小政府大市场那才是最好的,其实我告诉你小政府也可以是腐败的,大政府是可以高效的,看看美国,美国的税务比我们国家政府税务只高不低,所以克强经济学要解决市场和政府的边界问题,不是把谁限制住。第二点,克强经济学在行政里面的执政能力和效率方面要在大部制改革方面寻找新的出路。我们从1978年到现在30多年的改革,我们的总需求管理几乎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我觉得现在到了总供给管理,什么叫总供给管理?就是提高供给能力,然后社保和医保其实是总供给管理最好的政策,因为给定人们的收入,你把我的医保未来的收入难题给我解了,这都是总供给思想方面的转变,我希望我们有这个思想。

 

提问1:十八届三中全会对我国的国计民生未来会带来怎样的一个变化?尤其是我们现在比较关注的,像住房的这些问题,我们的未来会有怎么样的预期?

 

曹和平:第一个,我们如果是17万亿,它也是17万亿,我们两家同样支撑国防,税收体系支撑一个,以国家单位我们是一样的,这个是不得了的。第二个,我们必须从现在准备,不然还是挨骂,所以我不怎么乐观。

标签:【人民 经济 世界 问题 市场】